手账萌新 全职厨、盗墓厨、潜水党一枚 反射弧较长的说
唔……请多指教(^_^)

【全职高手】【杜明X唐书森】《日日与君好》(1/糖)南极冷CP

新世界的大门被打开了

朗夜君行

。。。。。不能让我一个人!新世界大门,#我爱上了喜欢的姑娘的爸爸#

團子團團子:

大家.....來感受一下我莫名的受到了什麼傷害.....

歡迎來到,新宇宙


佛心蛊:








 图网搜












杜明 X 唐书森




#这CP……(省略一万字)




#年下,伪父子有




#OOC得一望无垠




#挑战绝对零度




#HE在你们心中_(:зゝ∠)_








 @靴下猫腰子  @風不語  @御景_一颗沐浴球。  @我是一颗梨♪  @岚侨  @夜不思眠  @大几几  @无景无心   @钱包去哪儿了?  @團子團團子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1/糖




 




杜明小时候爱吃糖,吃得一嘴虫牙。




妈妈不许他吃,爸爸就偷偷的塞,从上海大白兔到阿尔卑斯。




杜明就偷偷的吃。




甜总是给杜明一种偷来的感觉。




偷偷的,嘴里心里都甜丝丝的。




八岁掉了门牙,开始换牙了。




爸爸开的大货车在山西出了车祸。




回来的只有骨灰盒。




糖容易再吃,父爱从哪里也偷不回来了。




杜明见到唐书森之前,一直这么以为。




 




唐书森和颜悦色地跟杜明说,小明难得来一趟B城,明天就回去了,想吃什么玩什么,尽管跟何姐说。




杜明点点头说好,唐伯伯,您桌面上这个韩国人参糖我可以吃一块吗?




唐书森随手从办公桌上拿起来递过去,一个老友过来时随手丢给他的,不怎么甜,到像西洋参含片,偶尔提提精神。




杜明接过来,糖纸薄,有些浅浅的温暖。




人参糖放在衬衫左上的口袋里,心口的位置。




伯伯对我真好。




 




唐书森皱眉,几不可见。




 




 




杜明忘记自己怎么喜欢上唐柔的了。




或者是因为唐柔是他见过的最硬气的姑娘,他喜欢硬气的姑娘,就像妈妈那样。




爸爸没了的时候家里的货车还欠着银行的贷,妈妈就牵着他的手,一家一家去拜见亲友。




借银行的款子还不上利滚利的话,咱家房子就没了。亲戚手里借的,利钱少些,也能保住房子。




那时候妹妹杜鹃刚三岁,吃着手指在家里等哥哥和妈妈回家,乖得一点声音都不发出来。




到后来杜鹃也不怎么爱说话,他到轮回封闭集训,杜鹃也只是说了三个字:哥,保重。




一开始,他的眼前是爸爸高大的背影在遮风挡雨,爸爸不在了以后,就换成了妈妈。




妈妈的脊背挺得很直,哪怕是借钱的时候。




唐柔1V3失败开记者会时,脊背也很直。




女人可以很坚硬,他早就知道,所以别人开玩笑说你怎么挑那么个难啃的姑娘时,杜明只是呵呵地笑。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喜欢唐柔,但是他知道自己盼望着这个姑娘好。




一天比一天好。




当然他就跟所有十几岁的男生一样希望在唐柔面前能显摆显摆能耐,出个挑,入得了漂亮硬气小姑娘的眼。




松江的姆妈穿着碎花睡衣在街上晃,头插一个带闪闪亮水钻的韩式发箍,挑挑拣拣的只是嘴,手脚嘴巴都利落得很,心地善良而坚持。




妈妈说自己是标准的上海囡囡,上海囡囡喜欢强却不欺人的男人,他可以手里提着一兜子砍价买回家的新鲜豆角,不管一个月是不是赚好几大万,是不是在公司在工厂里牵着头管着好多好多的下属。




杜明在唐柔面前展现自己好的一面,也会想靠近,但其他的,他都随缘。




 




当然,有努力可以做做的时候,是一定要做做的。




杜明的小号帮着帮会抢BOSS那天,他遇到一个小号,是帮会上层带过来的,说是接的一个给钱的活儿。关键词是:特以有钱的壕,要找有真能耐的人教玩。




荣耀这样的壕其实不少,不过一般是找工作室做代练。但这人挺挑,要职业选手来教的话,能加钱。




加多少,杜明问了一下,数额的确有些惊人。




对壕没有偏见,杜明觉得能增加集体收入的都是好事。小号过来打了个招呼,ID林木森,一个战斗法师。名字很普通,但听到对方的语音,杜明楞了一下。




是一把有些沉的男声,厚厚稳稳,和记忆里父亲的声音不谋而合。




林木森以随便一个玩游戏的人的眼光看,都是挺笨的。不会拉视角,交互键也用不好,腾空而起就不知道自己飞哪儿去了。




杜明做事总是认真罅隙,上海男孩子性子不差,再生气也不过说几句,该做的还是做,还麻利的做。




一次教不会,就两次,两次不会就三次,五次八次十次,总有会的时候。




杜明那段假期一直教林木森,一点一滴教小白从头做人,俱乐部交给他任务的人知道了都啧啧,耐性真好啊!




 




一直用语音教小白,杜明自己知道自己的私心。




林木森五十五级,杜明说下面可以挑战神之领域了。




林木森在那头轻轻的笑。




你是杜明吧!轮回的职业选手。




我唐柔的表哥,唐林。




 




何苗站在唐书森身边看他玩荣耀,唐书森用的角色林木森对面站着的那个小家伙似乎陷入了被定身的状态一动不动。




“表哥?”何苗把资料放在唐书森桌上。




唐书森暂时关闭语音,接过资料阅读签名,蓝牙耳机仍然开着等回应。




“说是她爸,一定吓到小朋友。”




 




唐书森只是想玩一下让女儿一头扎进去不回头的一个游戏。




却没想到这个游戏还真的挺好玩儿。




尤其是知道有个小家伙喜欢自家姑娘的时候,越发觉得有了兴致。




所谓天下有女儿的父亲都是间谍好手和八卦狂,不能不认。




 




花一笔钱买个开心是很寻常的事,他花了一笔钱,给自己的号找了个老师。不知道轮回的人有没有告诉杜明他这个老师其实是指名的。




就是无聊时想看看什么人会追他的女儿,是为钱还是为势,又或者是别的东西。




至于后来觉得杜明小朋友是个很好的小朋友,是杜明不厌其烦反反复复教他以后的事。一个二十郎当岁的男生,以现代来说仍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年岁,杜明的耐性好得令唐书森这种老人家都佩服。




年岁大了,他接受新事物的想法很容易改变,但是身体的配合却没有那么轻易接得上,手眼脑配合,荣耀这种游戏还挺有挑战性。




唐书森到不会受了挫折就不想玩下去,他喜欢挑战。




但是杜明这么年轻的孩子,反而经常来安抚他。




没有关系,很多人都一开始操作不好,就是个熟悉度的问题。每天反反复复的机械训练,让身体比脑子先动,到了这个地步就好,就是得吃点苦。




能说出这种话的小年轻儿,自己吃过多少苦?




唐书森翻看杜明的资料,照片不少,从小到大都笑得挺灿烂的一个孩子。但是资料写,八岁丧父,母亲打着三四份工还贷,还了七八年,家里还拖着个妹妹,杜明十三岁开始在游戏方面崭露头角,签了轮回培养苗子的约,初中毕业就没再怎么上学,做训练生开始就是俱乐部工作最多的一个,为着能多分些钱。




那合约看起来并不很公平,但是对杜家来说,直接省了一个孩子的口粮费,在轮回吃得好住得好,连队服也不用花钱,意义可见一斑。




 




表表表……表哥……?杜明舌头打结。




哦!不要紧张,我就是想学着玩玩荣耀,你知道的,你教我之前我玩不好这个。你叫杜明吧!是我跟轮回指定你教我的,就是想看看追我们家小柔的是什么样的人。




杜明默,小白徒弟变成喜欢对象的亲戚,这些天来,他是被审查了吗?




然而也问心无愧。




表哥学得还满意吗?




满意啊!你耐性不错,年轻人挺少见这样。




其实都是战队练习磨出来的,大家都一样。




 




唐书森笑了,女儿的比赛他每场必看,杜明他早就看过了,和女儿比赛前跃跃欲试,到比赛中表现沉稳,他那时候不懂这游戏,也看得出那种操作里的沉心静气。




不是每个职业选手都有这份心境。




说不定就是那时候决定实实在在接触一下这个孩子的。




 




过几天就年尾了,这样吧!小柔也要回来这边,你也过来B城玩玩,顺便我们家有个小酒会,你过来见见小柔,就当感谢你这段时间教我玩游戏。




杜明想了想,明白对方是打算给自己和唐柔牵线,但这种事他觉得还是自己来的好,打算推辞。




然而林木森说,你不要拒绝啊!不然就是不给我这个做徒弟的面子。




唐柔的表哥,比他大,一股不容拒绝的霸气。




壕的世界不是你想懂就能懂~~~啊啊~~想懂就能~~懂~~~




有个改编爱情买卖的吐槽土豪的歌,莫名的在杜明脑子里开始反复跳帧。




算了……




他也挺想见见唐柔的。




其实大家年岁也不能算很小,他和她都快二十三四岁,要是能有个盼头,也得加加油存存钱,买买房子,再打下退役的基础什么的……




好吧!




杜明说。




 




酒会上自己端着杯说不出名字的蓝色鸡尾酒站在大酒店罗马风格的阳台上,杜明愣怔地望着首都B城的璀璨霓虹和深夜仍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想自己来这里是不是个错误。




唐柔和他真的是两个世界的人。




离开荣耀,她的生活跟他简直就像不在一个地球上。




有人靠近杜明也没发现,一直到一只温暖的手在他肩上。




 




“还好吗?”




熟悉的声音。




他看见一张脸,有着斑白的发色也遮挡不住的俊逸温雅,眼角眉梢都带着岁月风霜的痕迹,目光温暖,有一点点担忧。




杜明手里拿着被唐柔拒绝了的新年礼物。




手指轻轻颤抖。




 




摘桑葚踩断了树枝跌下来,爸爸在下面一把接住他。




还好吗?儿子。




父亲的身影其实并不像记忆力那么高大。




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南方男人,有些瘦削,但身姿挺拔。




 




你看到了,应该也明白了,我不是柔儿的表哥,我是她爸爸,唐书森。




你好,杜明,我早就想跟你见上一见。




杜明迟疑地探出手,去回应唐书森伸出的手。




被温暖地握住了。




 




他会握住他的手到最后。




最后的最后。




唐书森去世那天,杜明握着他的手,病房里安安静静,唐柔说杜明你有什么跟爸爸说就说吧!待会儿撤了氧气,他就走了。




唐柔一直那么坚硬。




对于必然之事,无所畏惧地迎接。




养出这样一个女儿的唐书森,是那样一个令人敬佩且迷恋的男人。




杜明摇摇头,没什么要说的,要说的早都说过了,在这些年里反反复复地说,好像要让人的耳朵都生起老茧来。




他只是揭开唐书森的氧气罩去吻他的嘴唇。




 




脑溢血突发,唐书森应该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已经昏迷了。




不会感觉到什么痛苦,只是一些肌体的自然反应。




明明,送我走以后,你要好好过下去。




他吻他的嘴唇,干燥而龟裂,带着药和机械的味道。




然而杜明觉得甜。




 




唐伯伯,干爸,爸,书森……




老婆!




曾经的日子里,他叫他叫出花儿来。




但无论哪一个,杜明知道自己叫的是那个他爱的人。




我不会忘记你。




他吻他的指尖,一个,又一个。








待续


评论
热度(353)
© 月舞梦 | Powered by LOFTER